沈白姝。

请坐,茶煮好了。

暗云。暗云。不是刀子。

#暗云。
#一方死亡三十题。

一。遗物。
"哦,你讲那个发边有蝴蝶的姑娘."
"她的铃铛落在我这里了."
酒馆的老板娘思索了一下漫不经心地开口,带着浓重的世俗味道.如同久病缠身的人洗不褪色的怏怏气息.
暗香垂眸瞥了那个有点褪色的铃铛,隔着手套摩挲铜铃表面.似乎离开她之后这铃铛一直冰冷.他还能想起他们相见的时候那姑娘眼瞳里有夺目的光,铃铛跟着裙摆的摇曳发出灵动的声响.像是热水从壶中滴落,恰好滚在他心底最嫩的那块肉上.

二。未寄出的信。
暗香从云梦那姑娘的师姐手里拿到了一封信,褐黄色的信轴里还是他熟悉顶多笔迹,他总是会凝神看她写药方的模样,似乎连时光都会被她的浅笑给泡软.
他咽了笑声看那带了点愁绪的字,上头讲北边瘟疫她要动身去行医者之道.短短白余字的信他硬是在灯下读了一夜.待天明之后他敛了唇角笑意,心中还是那姑娘的笑弧和她眼里永远不会褪去的那点医者的纯粹的温和.
他将信仔仔细细地收好,贴在里衣.用自己心里那些积攒的柔情来温暖它.

三。猛然间感到不安。
在云梦辞世前的几晚他突然惊醒.
他提了双刃仰躺在树枝上,那双浸染了暗香幽蓝冷寂的双瞳带着如燎原烈火灼烧一般的惊慌,如同鸟雀一般惊惶,从一片死寂的夜里打捞出淋漓的盼望.
他垂眸按压下心底的复杂情思,合眼是姑娘温柔沉静的模样,只是失了笑弧.
又一次惊醒.

四。渐渐冰冷的温度。
与她同行的师姐这样给暗香说.
云梦辞世之前还是那副沉静,波澜不惊的样子.但面颊上的青灰日益浓重.她断气之前指尖不断摩挲那个黯紫色的香囊,上面的花纹是空谷幽兰.她几乎是把那香囊给捏的热乎.
在姑娘走了之后她师姐用颤抖的指尖拿了那个还有残破余温的香囊,却没办法再将他烘的温暖.
是香囊渐渐冰冷,直到恢复如初.
那个香囊,是云梦偷偷从他身上取下来的.

五。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
廿七日.
是他从云梦同门口中得到的日子.
他在人迹稀少的深谷里给云梦立了碑,而放在她墓前的花只有幽兰.
"比起其他的花,我更喜欢兰花的味道,和你身上的一样.所以我最喜欢."
他和云梦在午后温软阳光下小憩的时候云梦带着睡意开口,她侧眸看那张清秀白净的面颊,逆这阳光好看的不真实.
"所以我只给你送兰花."
暗香站在云梦的墓前,低声开口.有温风从他的指尖穿过,像是云梦那头黑发从他指尖穿过.又随风而散了.

六。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暗香想将云梦生前养的那捧花带走.
那是一株很漂亮的白月季,在她房间向阳的床台上总是与风说些轻柔的问候.她的花朵很娇嫩,像是初熟的嫩桃那一点微红的尖嘴.
"这是我的花!"
当时她带着点骄傲开口,亲昵地挽了暗香的手像是小姑娘向大人讨要糖果的样子.暗香摸了摸她的头,勾唇弯眸.
"小姑娘,你不是总朝我抱怨你的月季不开花吗?现在她开花了,很漂亮."
他在擦拭刀刃的时候偶然间看见那柱开的娇艳的白月季,层层叠叠的花瓣交错拼合,将整个窗台映的明亮.
"和你一样."
 
七。葬礼。
云梦的葬礼他没去.
他坐在他和云梦共同的房间里,手中是一束柔顺的黑发.这是云梦的遗物之一,她割下的头发被她编织成一个精巧的结.在七夕节他们赏花灯的时候她偷偷塞进他的手里.
而如今他起身去院中,将那捋长发收进个小盒中,埋在树下.
"你总说树下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如今我把你藏在树下,睡醒之后一定要来找我."

八。突如其来的眼泪。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她很喜欢这两句诗,还把他们写在纸上.
如今暗香坐在他的桌前,毫无来由地想起这两句诗.提笔.他在模仿云梦的字迹,甚至连弧度都在按照她的写.
但他写错了字.应是'恋'的地方写成了'念'.
是啊.他一直都在念他的花蝶,在梦里见她飞过花丛,美的生辉.

九。触碰不到的你。
他喝下不知道第几瓶桃花酿.
云梦谷名文不许弟子私酿酒,但他的小姑娘总是有办法弄出她师姐羡慕的桃花酿.而现在他靠着老树喝桃花酿,总觉得味道不像他最喜欢的样子.
他在一片醉影之间瞥见了花蝶,停在他指尖.他欲要捉她,却看着花蝶从他指尖溜走,在光下散落成尘埃.
梦醒.堕梦.
他终究都只是在苦寻不存在的花蝶.
再也没有花蝶请他喝酒了.

十一。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他是从云梦的师姐口中明白她失去的.
她的师姐在桃源津的房间里沉默了半刻钟,杯中的茶水空了一次又一次.终于等她开口的时候,师姐的眼瞳里晶亮.几乎下一刻泪水就会凝结滑落.
"她芳魂已逝半月了."
她的眼泪滴在木桌上,没入其中.
听暗香的师姐说,等那师弟归来的做课业的时候,连教训登徒子的时候刀风都是狠戾的.
思之如狂罢了.

十一。空旷的房间。
他在房子里养了一只百灵鸟.
只是为了房间里还有点气息,属于生命的气息,他在墙角放了云梦弟子们惯用的香炉,在茶案上放了漂亮的花瓶.
一切都按着她的习惯来摆放.
他总是喜欢在午后小憩听百灵鸟唱轻柔的歌,就像云梦唱歌一样.轻柔又带着些市井味道.
他刚想呼唤她的名字.在那个名字已经到唇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住.
徒留鸟鸣.

十二。如果我忘记了你。
"如果我忘记了你,可莫要找我寻仇."
云梦芳魂已逝多年.
在其他故人心中,她的模样都已经淡化了不少.暗香也不例外.他已经从那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杀人不眨眼的暗影.江湖上都传言这暗香是个无情无义的魔头.
情冷,亦是情重,也是情专.
他某日对着那个铃铛说.说完之后便朝地上呸了一口.
"但你让我怎么忘了你呢?"

十三。亲吻你的画像。
他提笔给云梦画画.
那时候她附在案上午睡,恬静的如同九宫上的仙娥.自那之后云梦总是缠着他要看那副画像.
"还没画好呢."
他总是这样说.
现在他提笔给云梦的画像画上眼瞳,虽是无光,但还是她故人心里那副样子.
他俯身虔诚地亲吻了云梦的面颊.

十四。等待七日的梦境。
传说中人时候第七天会给挚爱一个梦境.
但暗香没有见到.
云梦给他的梦境在最初几年是时常造访.
"我来看你了."
云梦的声音温软,在梦里显得飘忽.她的笑弧依旧,乌眸生辉.一头长发简简单单地挽成明心冠的样子.身上还有那件她最喜欢的采莲令.就是暗香心里的出水芙蓉.
"只要我们心还在一起,天人永隔绝不会是分离."

十五。相似的面孔。
"少侠,对不住."
那个姑娘温柔福身,抬眼却硬生生和暗香心里那个模样微微重合.
暗香瞳孔骤缩,几乎是将眼眶瞪的决眦.欣喜骤然升起却又在下一刻熄灭,木炭燃烧之后爆裂的火星无力地挣扎.
很像.但绝不会是她.
这个姑娘眼里没有云梦的光彩,没有那种熠熠烁烁的,他贪恋到骨血里的灵气鲜活.
"无事."